三本生如何逆袭日本名校


前言

接下来我要讲的这个故事,来源于我的真实经历。

这段经历很曲折,曲折到我至今都无法忘怀;这段经历也很长,长到很少有人能耐心地读完;这段经历同样也很励志,励志到能耐心读完的人能从中获得某种启发、获得某种能量。

我心里清楚,这件事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稀松平常,不仅毫无惊艳之处,亦无可谈之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但,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在那样限制的环境和条件下,自己是如何竭尽全力去尝试、挑战这件事,最终得到理想结果的,当然显得特别有意义。

正因为如此,这件事值得我去说道,我也会毫不掩饰我内心的自豪与骄傲,我也不想故作谦虚姿态,因为我向来不是个谦虚的人,本性使然罢了。但是,我也想带着现在的视角去剖析当时的我,赤裸裸地道出我当时犯了哪些错误。

记录的初衷

几年前,我就想把这段经历书写下来,当成一段日后可以回忆的往事。因为,于我而言,在这二十八年的人生经历中,这段经历无疑是最丰富多彩的、最充满挑战的、最值得我去说道和回味的。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我仍希望尽可能地将回忆重现,尽可能真诚地去面对自己。对于自己的真实经历,倘若都做不到真诚,我想也就没有书写的意义了,不过是些粉饰的华丽词藻所堆砌罢了。

这当然不是我所希求的,甚至是我所厌恶的。


留学萌芽

我高中就读于当地的一所普通高中,普通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每年高三全年级段文理科加起来五六百个人拼命地学习,就只有一两个人能过一本线。

对,就是过一本线,还不是那种有机会考上一本院校的分数。

高三一共十二个班级,有四个实验班,而我就在其中一个实验班里面就读。即便是那样,也是我努力挣扎考上的。说是实验班,其实,我们中的大部分人的目标是如果能考上二本院校就烧高香了,我爸妈对我的要求也就是二本就很厉害了。

这种长时间的环境影响(学校+家庭+外界)也让我觉得,能考上二本院校就是一件非常厉害的事情,甚至有点不亚于光宗耀祖的意味。当然,我现在不会这么觉得了。

我记得我们那年的高考也同样是五六百人辛苦地准备考试,结果只有一个上了一本线,读了一所偏远地区的普通一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可以想象,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我们的师资力量以及整体水平是什么样子。

不过,就在高一那一年,我们学校来了一位之前去过英国访问的英语老师,那位老师主要负责实验班的英语教学工作,所以他自然成为了我们的英语老师。

我记得,有次课堂下课,这位老师跟我们讲起了他曾经去过英国的往事,并在课件上播放了有关他去英国时跟外国人一起合影的照片。那时的我们纷纷发出赞叹的声音,我可以看到大家眼神中那种艳羡的样子。

当然,这个大家也包括我。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身边有人在海外游学过。

尽管我已经上了高中,但是我对外在的世界仍一无所知。甚至我读初中的时候还觉得这个世界上就两个国家,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外国。

可以想象,那些照片给当时的我造成了多大的冲击。但我还是觉得出国留学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是件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因为这背后有非常多的现实阻碍让我感到害怕。

我只敢把它埋藏在心里,当成梦里的一种消遣罢了。


就读三本院校

就这样,我带着那点萌芽,努力地准备着高考。

我的成绩一直都很稳定,不会很好,也不会很差,中等偏上。我从未考过全班第一,也从未考过倒数第一。

我最好的一次成绩是高考前的最后一次模拟考,我考了全班第二,挤进了年段很靠前的位置,大概前五十名以内吧,这个成绩可以上个二本院校。

不过,我的实际高考成绩还是跟最后一次模拟考有差距(大概差了三四十分),只考了五百分不到,上不了二本,除非是那种偏远地区的二本,但我还是选择了省内的一所三本院校。

我记得后来的有次同学会,我们当时的班主任还特意把我叫出来跟我说,说我有点可惜,明明最后的势头那么好,再给我点时间,考个二本院校肯定没问题。

其实,我心里清楚,那是我的正常发挥,只不过有时候题型适合我,我能发挥得好,题型我不擅长的话,考得差点。

归根结底,就是我的基础功不扎实。

我至今都不觉得我考差了,也毫无遗憾之感。哪怕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我是在不讲方法,进行低效率的假努力。但以我当时的认知,自身周围的条件,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所以有什么好遗憾的呢?

虽说高考很重要,但后来的经历告诉我,高考不过是人生中首次演练罢了,也并没有那么重要,至少我亲身经历了无数个比高考更加紧张、刺激的瞬间。

我是个长跑者,我见过太多太多起点高、起跑快,但后劲不足的。我同样见过起点慢、期间略显狼狈,但最后逆风翻盘的。

我深刻地明白,人生是一场长跑,前期几公里的快慢输赢根本决定不了什么,而保持自身节奏、稳步前进的人往往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种子开始发芽

我记得当时自己不知道应该填什么志愿,只记得当时对自己略有失望,我也不知道将来应该怎么办,所以在迷迷糊糊中填了几个志愿。

现在想来,一切都有些偶然,又都带着些必然。

就在这样的状态下,我被第二志愿日语专业所选中,然后进入省内的一所三本院校就读。我记得录取通知书上写着当时的校长对新生的一些寄语,类似于除了学好自身专业以外,同时勉励我们多读些“无用”之书。

那些话语看似稀松平常,却在无形之中引导我在大学读完了四五百本“无用”之书。而那些“无用”之书,无疑成了我背后源源不断的燃料,激励着我前进。

进入国际实验班

虽然是日语专业,但我从未学过专业的日语课程。因为当时学校在试运行一个项目,就是培养一批具有国际视野的学生,将他们送出国去。而我们那时处于第二届,当我看到这个宣传项目时,毫不犹豫地去报名了这个项目。这个项目的报名条件有个硬性要求,就是我们的高考英语成绩要超过110分(我记得没错的话),而我的高考英语成绩在120分之上(满分150分),所以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机会。

报名后,我们大学内部要进行一次英语考试,进行再一次的筛选,后来我顺利地考进了那个国际实验班。也正是因为这个实验班,让我心中的留学种子开始发芽。

我在军训后,直接进入了那个实验班就读。由于我们学校的培养目标是出国留学为主,所以我们的上课大多是全英文教学,其中包括思哲课这样的学科。我们英语课主要学雅思,而不是大学英语。

现在回想起来,有两个主要原因影响我想出国留学:

  1. 由于我们的老师基本上都是海归,他们有时会跟我们讲一些在国外发生的一些事情,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这么多海外留学归来的人,内心充满羡慕之情,也是在那时候我心中的留学种子开始生根发芽。
  2.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们学校图书馆的旁边有堵留学墙,墙上贴满了学长学姐在海外学习的一些照片以及寄语。由于我几乎每天都去图书馆看“无用”之书,所以每次都能看到那堵留学墙,有时看得入神、流连忘返。

也是在那时候起,我开始在心中暗下决心,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去国外读书,读名牌大学。


决定赴日留学

就这样,我带着一丝憧憬度过了大学一年多的时间。

高中好友的推动

直到大二下学期的有一天,我的一位高中好友发了消息给我,他说自己想去日本留学(在这之前我跟他透露过一些想去澳洲留学的想法,而他那时候在自学日语),以及他调研出的一些留学路径。

我那时候心中一惊,我只是在心中想,而他已经开始慢慢准备研究了。我的这位好友是个行动力非常强的人,跟我在同一个班级,他凭借超乎寻常的努力一路飙升,在高考考了班级第一名(之前在年段很靠后的位置),我心中非常佩服他。

我知道,以他的性格特点,既然说出这番话,那肯定是认真的,以及整个方案都是切实可行的。

那时的我开始犹豫,我犹豫的是我是不是应该跟他一样去日本留学,但是我又不舍得自己辛辛苦苦学的英语,并且日语方面我是零基础。

下定决心

综合抉择后,我打算也赴日留学。因为对于当时的我而言,经济原因会直接导致我没有能力去欧美以及澳洲那些启动资金比较昂贵的国家。

但,语言成绩这些我只要带着破釜沉舟的心态,总是能做出来的。我当时就是这么单纯地想着,并没有考虑那么多。

下了想去留学的决心后,我整个人突然变得坚决起来。没有以前那种想做但是害怕,一直把这件事埋藏在心里,却不肯果断去尝试的感觉。

这一点,我的那位好友可比我强多了,所以他对我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

家人的喜忧参半

在那个冬季,我告诉家里人自己想要出国留学的想法,并跟他们分析基本的利弊。我爸妈知道我有自己的主见,向来都听我的,而且他们对这些事情也不太清楚,但他们支持我学习,所以他们也没多说什么。

不过那天晚上,我隐约听到隔壁房间的轻声细语,以及时不时传来的唉声叹气声。

第二天我才知道,我爸那晚整夜未眠。我妈告诉我,你爸昨天整夜未睡,为你的决定高兴的同时,又担心接下来的经济开支负担。

我安慰道,总会有办法的。

那一年,是在2015年的冬季。


0基础半年过日语N2

其实,现在想来,那时候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因为假如大三的下学期之前我不能考出好的日语成绩的话,我的留学申请计划就要被推迟一年,而迟则生变。而我那时候的日语水平是0,就意味着我要在半年内考出至少N2以上的水平,这件事其实并不容易。

日语里面有个等级考试,是从N5到N1,数字越小,等级越高。作为理科生,N2则是要考上排名靠前院校的最最基本的门槛,还不包括其它的一些研究计划等等。

就这样,我跟我的好友大致梳理下一些基本的资料和要求,比如要在2016年的那场7月份考试考出N2(日语等级考试一般一年只有两次,一次是在7月份左右,另一次是在12月份左右),紧接着准备英语成绩,然后马上开始申请,否则时间上可能要被延长一年。

因为12月份的时候我的日语水平几乎为0,所以自然放弃了那场考试。也就是说,我的机会只有一次,也就是考出第二年7月份的N2。

我不想再拖一年,等我毕业了再去申请。所以这次考试对我而言,只许成功,不能失败,没有任何退路。

人无法想象,自己在条件受限下所迸发出的能量,是多么的可怕。

我向来不是个聪慧之人,我知道靠一板一眼地去学习,时间上肯定来不及了,所以我采用了最笨的办法但可能应试最有用的办法。

由于我的目的就是考出N2,其它对我而言都不重要。所以,我大概粗略地自学了那本经典的自学教材《标准日本语》,了解了基本的考试规则和策略后,然后开始疯狂地刷题,记单词,记语法。

而我为什么选择自学而不找老师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的自学能力强,对自己的自学能力有自信,而是我自身条件受限,我没经济能力付费去请老师帮我快速掌握知识。

疯狂学习

那半年里,应该是我非常痛苦的日子。

因为我根本不讲方法,而是强行往我的脑子里灌输了大量的日文单词以及语法。我记得那时候自己每天去自习室,没完没了地刷题目,记错题,直到晚自习教室关门我才舍得离开。

我感觉自己那时候已经进入了疯狂的状态,到了什么程度呢,就是我离开自习教室,去小吃街闲逛的时候,看到小吃摊位的招牌时,我不自觉地联想到日文,我感觉整条街的文字都是日文,我看到文字就把它当成日文,我做梦时都在记单词,甚至经常梦见自己没考过。

N2考试当天

就这样在紧张的氛围中,迎来了七月份的N2考试。

考试当天我已经忘记是什么场景了,我只记得自己在考场外紧张地等待着考试的来临,来考试的人五花八门,我甚至见到了一些僧人也来参加考试。

每当考前的时候,我都会表现得紧张局促,但是实际到考试的时候我往往能从容应对。我那天也是差不多这样,心里想着,我能做的都做了,基本没考过也没什么可以后悔的。

考试的时候正好是学校放暑假的时期,我考完马上回了趟家准备好好休息下,静静地等待着考试结果。

其实那个暑假我根本无心休息,我的心中始终为这个结果而寝食难安。

我记得是八月底放榜结果,但是因为它是全球性的考试,具体哪天出结果在国内也是不知道的,所以在结果临近的那几天,我一遍又一遍地刷新官网出结果的网页,刷累了我就休息,然后又继续刷,我也记不清自己刷了多少遍。

但是就在一瞬间,我考试结果出来,显示前面部分全A,通过了N2考试。

日语N2证书
当时备考时用的教材,读物

我默默握拳庆祝了下,心中长舒口气,随后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里人。我并没有表现出那么激动,因为我知道真正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有惊无险的英语考试

考过N2后,我还缺一个英语成绩和研究计划书才能满足申请的基本条件,所以我马上开始准备英语考试。

由于我的英语成绩向来不错,而且这个英语考试又不像日语考试那样每年只有两次机会,所以我的准备过程要轻松许多,我只是刷了几套卷子就直接去考试了。我记得是去杭州的浙江工业大学考的,考前我还去现场摸了下底,适应了下考场。

不过考试的当天还是出了点意外,因为我选择住在了亲戚家,离考场有点距离。然后让我意想不到的时候,我直接打的去考场的时候发现自己打的是拼车,等到师傅送完第一个人我才意识到。而此时离考试不到半小时时间,我赶紧下车,火急火燎地打了另外一辆,好在最后关头我踩点到了考场。

考试的题非常多,我记得是两百多道,虽然题目不难,但是对于人长时间保持注意力具有很高的要求。

我记得当时自己拼命地做,那个考场在最后十分钟一直提醒时间快到了,我整个人开始烦躁起来,导致最后很多题目没能在专注的状态下做完。

等到铃声响起,我心想这下完了,我这么多题目没做,肯定考不出好成绩了。

所以等我回到亲戚的地方时,她说我当时脸色煞白很难看。因为那时我对自己很失望,自己最擅长的地方却因为一两个失误(打的、最后十分钟的心态)让自己的水平没有发挥出来,没有给自己争取到更多的申请准备时间。

英语成绩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就放出来了,结果让我有些意外,虽然不是理想的结果,但也很接近理想的结果了。

我对此感到庆幸,终于过了第二关,我暗自握拳庆祝。


漫长煎熬的申请过程

过了两个语言关,我知道接下来迎接我的是通往日本留学的最后一关了。

日本读研申请,主要有四个路径,各有优劣:

  1. 申请语言学校,然后再在日本考研升学(申请难度低,大部分人的选择模式)
  2. 申请预科生,经过教授同意后,呆在教授身边再考研升学(申请难度偏高,一部分人选择)
  3. 直接飞过去考研(难度极高,我至今还未见过有人成功过)
  4. 其它我不清楚的,比如英文项目或者公派之类的

而我综合考虑,结合自身情况,选择了第二种。这一种的最大阻碍是你要经过导师的同意,才能过去。而每个老师的要求都是不一样的,越是名牌的学校,老师要求越高,所以很考验你的综合能力。

我的目标就是日本前十的国立名牌大学,再不济也是前二十,这是我对自己的最基本要求。


日本前十国立名牌

日本有九所十分有名的帝国大学,是日本最顶级的大学(现在没有这个称呼了,所以民间叫旧帝大)。其中七所在日本国内,其它两所分别在台湾和新加坡。我们国家的老一辈开国元勋以及一些名人很大一部分都来自那几所帝国大学,比如最为人熟知的鲁迅就来自东北大学,东北大学就是其中一所旧帝国大学。

日本的九所旧帝国大学,图片来源于网上

而除了这几所旧帝国大学,还有几所跟他们综合水平差不多持平的国立大学(我后来考上的学校),组成了日本最顶级的国立大学。所以我的申请学校目标主要围绕这些大学进行。

日本有个网站叫researchmap,这个网站记录了日本大部分研究者的履历。只要输入关键词,就能轻松找到你想要的相关领域导师。

所以前期我主要通过大学官网和researchmap进行搜索和了解导师的情况,进行大量的搜索和查找。

首轮脆败

这个申请过程中,对我来说最难的一步是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研究,我的目的只是想去日本读研,而我想要做什么样的研究是全然不知的,我总不能跟导师说我不知道做什么,我只是想读研吧。日本的老师极其严谨,相比你的语言成绩,他们更看重你的研究计划。

所以我刚开始在研究计划书的编写上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一开始我真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写,这可比考日语N2要痛苦许多。因为前者我有目标和方向,知道怎么去发力,而这个研究计划书我得凭空想出来,这无疑难于登天。

但留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做,好歹挤出了几百字的研究计划书。现在看来肯定惨不忍睹,漏洞百出。我都不知道,研究书是不是长这样,我只是从网上他人那里依样画葫芦写了出来。

我拿着自己的研究计划书,开始去找相关领域的导师,而且是前十院校的导师,尝试找到他们的邮箱,给他们发邮件。现在想来,这样的东西很显然根本不会有人愿意理你,况且对方是名牌大学的教授,极其忙碌,这种东西估计在他们眼里是垃圾吧。

结果也正是这样,我在联系了几个后,发现杳无音讯,感觉不对劲了,所以我开始思考是哪里有问题,但是我身边又没有人可以商量。

优化完善申请计划

就在我一筹莫展之时,我突然想到之前军训时跟我一起的日语班同学们,我从一个好朋友口中得知日语班级的一位老师是京都大学毕业,于是我想办法要到对方的联系方式,写了一条很有诚意的短信希望对方能帮我修改下我的研究计划书。

我还记得对方很快就回复了,并且约定在第二天中午帮我修改。第二天我在约定的地点等待老师的到来,老师水平很高,几分钟的时间就刷刷地改完了,并给了我一点建议,随即对我说了一句:お疲れ様。

我拿着被改过的研究计划书,重新请日语班的同学帮我一同优化了下原先的计划书。我心中暗想,这回应该没问题了,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老师修改的,然后继续了第二轮的申请。事实证明,我想的还是太天真了,我的申请还是杳无音讯,即便是回复也大多数是对方研究室满人了或者婉拒的话语。

我内心开始有些受挫,一两个月过去了,联系了几十个老师依旧没什么效果,而且时间越来越紧迫。这期间,我跟那个好朋友保持联系,发现对方也不是很顺利。

我们相互打气,就像高考时的我们一样,心中攒着一股劲,那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

不可能的可能

眼见自己始终找不到突破口,我心中开始急躁起来。但是我也不想轻易放弃,不,我是根本不会放弃的。

我开始联系学校国际处的老师,看看她那里能不能帮我联系到一些之前在日本留学的学长学姐,从他们口中打听些消息出来。

国际处的那位老师对我很友好,她帮我想办法,努力地帮我联系一些学长学姐,其中我就加了几个学姐的联系方式,从她们口中得到了一些消息以及鼓励的话语。

然后老师还告诉我,最近跟学校进行合作的一所语言学校要来我们学校开讲座,讲一些日本留学相关的,如果我感兴趣的话可以来听听看。

我一听,心想多接触点总是没有坏处的。我至今仍能记起当时的场景,日本语言学校那边来了语言学校的校长和一位随行的老师(这位会讲中文,不知道是什么国籍)。他们大致介绍了语言学校的情况,还远程连线了当时在他们语言学校就读的我们前几届的学长学姐。

在讲座过后,国际处的那位老师很照顾我,主动帮我介绍给那位随行的老师,并让我跟她好好聊聊,听听对方的意见。

当我介绍完自己情况(目前的语言成绩、申请学校、申请路径等等)后,那位老师一口否决了我,说以我这种申请路径,以及想要申请这么名牌的学校,是100%不能成功。

对,她说了100%。

我至今还记得她当时那肯定的语气,不过我也没有多放在心上,反而因为她的这句话,增强了我想要通过这个路径去申请理想院校的决心。

看到曙光

我向来是个执拗的人,做事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劲。就这样我继续不断地改计划书,研究一些老师,然后不断地投。我也忘记自己投了多少个老师,至少上百个吧。

就在我一筹莫展,心灰意冷之时,我收到了我们导师给我回复的邮件。我记得那时我在学校的四楼自习室,当我无意间打开邮件时,看到了不一样的标题行时,一股热流涌上心头。

那天是2017年1月15日,我收到了我们导师的回复,他让我追加一些材料供他参考:

xxです。

研究計画やほかの情報が無いと判断できません。

xxxxに掲載していますので、こちらをご覧の上、追加の情報をください。

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导师的回复

看到这样的一条信息后,我瞬间激动起来,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马上冲出自习室,打算出去冷静冷静。

我记得,在离开自习室的路上,路过学校3号楼对面的林荫树时,我听着一首叫”君だったら“的日文歌。以至于我现在听到这首歌,回忆会穿梭至那个场景,燃起希望。时至今日,我回忆起那个瞬间仍会激动无比。

一月的甬城寒风凛冽,可我的内心却无比温暖。

险中求胜

随后我马上补齐资料,发给了我的导师。导师在之后问了很详细的问题,关于研究方面的:

XXです。

拝見しました。
研究計画書をもう少し書き直していただけますか。

まず、先行研究をもう少し検討してください。また、情報検索と情報可視化に関する研究は多くの論文があります。
たとえば、Visualizationに関わる書籍として Search User Interfaces という本がありますが、この本でも可視化を厚かった章があります: xxxxx
こういった内容を盛り込んでください。

また、研究目的には以下のような内容を盛り込んでください:
・どの研究分野の研究か(研究発表や論文投稿を行うとしたらどのような場があるか)?
・システム構築の場合、あなたのシステムを利用するのは誰か?
・この研究の応用としてはどのようなものが考えられるか?
・ほかの研究と比べてあなたの研究はどのような違い(利点)があるか?
・研究結果の評価や検証はどのように行うのか?

また、日本語検定はN2では不足していると思いますので、N1に向けての予定があれば教えてください。

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导师的回复

一连串的问题把我问得晕头转向,但是我的内心根本不害怕。因为我已经感觉到导师对我有一些兴趣了,我只要表现出诚恳求学的态度应该就没什么问题,我心里这么想着。

就这样来来回回,老师不断地对我的研究计划书进行修改,来回改了好几遍。几轮来回沟通后,老师提出了远程视频面试的要求。

面试安排在了2017年2月13日日本时间10点,也就是那年元宵节的后两天。

我知道我的机会出现了,便开始反复地准备练习,脑子设想老师可能问的问题,以及调试外部设备的基本环境。

面试当天

那段时间正好是农历新年,而我根本无心过节,脑子里全是视频面试相关的。经过两周左右的准备,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终于迎来了面试。

结果,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和准备。老师很友善,问的问题其实很简单,但我大部分都听不懂,回答得磕磕绊绊,时不时穿插着英语救场,但我的英语口语也不好,所以老师早早地结束了面试。

现在想想,那是我第一次跟日本人进行对话,我学的日语就是哑巴日语,我怎么不请人帮我训练模拟呢?

我一脸失望,感觉这次没戏了。

打进内部

面试完,我心情极度糟糕,感觉自己长时间的投入都要白费了。不过,我也不想坐以待毙,因为我之前通过一个留学生群找到隶属我们研究科的学长,然后通过那个学长找到我们老师的学生,也就是我的直系学姐。我向学姐打听了很多消息,关于老师的(调研研究生导师的品格非常重要,不仅仅是学术的)。

学姐很热心,她主动帮我想办法,并且在一次跟老师的聚会中询问老师今年收留学生的情况。老师一般一年只收一个留学生,他透露今年有两个学生比较有意向,现在还处在考虑阶段。

我听到这又燃起了希望,因为我知道,那两个学生里面其中一个大概率是我。

所以,我在面试完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给老师发邮件,说一些情况,比如对老师的敬仰,对学习的期待,以及其它方面。毫无意外,老师都没有回复。

拿到内诺

那段时间应该是我最难熬的时间,我焦急地等待着,同时又不甘心地继续申请,期间也收到了其它老师的回复,但是都没有下一步的进展。时间来到了3月底,我那时开始在外实习,晚上回到学校自习室学习。

我试图通过忙碌来抵消这种焦虑,让内心安定下来。后来,在2017年3月24日的那天下午,我收到了导师的一封邮件,他说有关内诺(offer)的许可手续还在办理,让我稍加等待。我看到这,我的内心再一次燃了起来。

随后的几天,我在地铁上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在间休的时候看到一封新邮件,里面写着老师给我的offer通知:

xxです。

連絡が遅くなりましたが、本日付で、大学院受入の確認が取れました。
よって、10月研究生として、xxさんを私の研究室で受け入れたいと思います。

もしも、予定に変更等があれば、お気軽にご連絡ください。

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老师的回复

我握了握拳头,长舒了口气。

收到内诺的那天,我的内心极其平静,就感觉长时间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一股暖流再次涌上了心头。


签证出现意外

就这样我顺利地拿到了内诺,静静地等待学校那边的进一步通知。

那几个月的时间应该是我是最开心、放松的时候。

之后,学校发了一大堆资料,让我去填写,然后去申请签证。留学签证的材料非常多,很多我都不知道,我一个人边查找边询问,好不容易把那些资料搞完。而这其中有几个证明我是很难给出来的,比如家庭的收入证明以及家人的工作证明。

因为家里人都是自由个体户,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而我那时候担心因为这个原因导致我的签证被卡,所以找了个亲戚帮我弄了个工作证明,盖了个章。

事实证明,我存在侥幸心理,下了一步臭棋。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教训。

再次遭遇打击

那天我去市区提交签证材料,顺便还跟老同学一起吃了个饭。就在递交了材料半小时后,我接到签证中心那边的电话,询问一些关于家里人工作的情况,我都没答上来,而且对方大多是质问的语气。随后我又接到家里人的电话,说签证那边的人打他们电话,询问工作方面的事情,结果都没答上来。

我记得当时自己在银行的柜台旁,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眼前一黑,突然脚跟不稳,摊在了椅子上。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眼前突然一黑,差点晕过去的感觉。我想,因为是我太过在乎,投入过多,一下子有种失去的感觉,心理和生理都产生了极大的反应。

我万万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追求的东西,眼看触手可及,却因为自己一时的侥幸栽了个大跟头。

那几天的时间我几乎茶不思饭不想,家人看着我日渐消瘦,开始心疼起来,他们想帮我却使不上力气。我爸劝我实在不行就放弃吧。我告诉他,这次上不了,我以后工作后还会想尽办法出去,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做到。

重新启程

我爸知道我心比天坚,后来我们打算一起去签证中心向当初那位卡住我们签证的工作人员解释,然后重新递交了一份证明。

那天去市区的路上我感觉非常漫长、沉重,有种窒息的感觉,我脑海不断地设想着最坏结果。结果,让我们意外的是,那位工作人员简单训诫了我们之后,就收了我们的资料,然后告诉我们先回去等消息,具体他也不清楚。

虽然没有遭遇最坏的结果,但是那随后的那一两个月,我的心情同样阴沉,我知道没有看到最终的结果,我的心会一直悬着。

直到了后来的一天,我记得是周末,我去公司上班,收到了签证中心那边寄来的快递,我知道上面是关于签证的最终结果,所以我马不停蹄地跑过去拿。我迫不及待地拆开,当我看到我的护照上的某一页贴着日本留学签证时,我的内心同样极度平静,我同样下意识地握了握拳头,暗自庆祝。

我记得2017年9月2日那天,我跟同事团建后回家。在回去的路上,我坐在后座,不知为何我突然将车窗开到最大,让外面的风任意地涌进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被风刮的,还是忽有所感,我的眼角略有湿润,我的内心五味杂陈,写下了一条朋友圈:

一路跌跌撞撞,起起伏伏,总算完成目标了。大学里读了万卷书,是时候行万里路了。这个月26号飞往东京,开始期待已久的旅程。

写于2017年9月2日
2017年9月2日,我忽有所感,发了朋友圈

虽然几经辗转,但最终守得云开,我当时的内心是何等的复杂。


意外之获

对我来说,能够顺利申请上自己的理想学校自然是件很开心的事情,那段时光(虽然只有二十几天)非常的惬意、享受。

我已经开始憧憬去日本后生活、学习的样子了。不过,另外一件事让我稍有担心,就是过去之后的生活问题,将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我也不想给父母增加过多的负担。就在这期间发生了两件让我挺意外的事情:

媒体报道

而就在这段时间里,有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自己是我们当地的一个记者,然后问了我一些学习还有留学方面的问题,然后就挂了电话。

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位记者去过我们家,原因是家里人帮我去问镇里针对我的这种情况是否有帮助之类的,然后镇里的工作人员很热心地把这件事上传到县里,县里的人派来记者到我家采访,然后就有了刚才记者打我电话的那件事。

随后不久,就有人转发了一篇报道给我,那篇报道就是关于我留学申请的事情。我一脸错愕,因为我不想那么高调,而且这只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虽然在我们那个小地方算的上是件不小的事情,值得宣传。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便没多说什么。

神秘人物的帮助

就这样子过了几天,我妈有天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有个陌生人要跟我聊聊,让我跟他联系下,并把对方的联系方式给了我。

结果那天晚上,我给对方打了一个电话,我们聊了大概几分钟,介绍了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对方(后来我才知道对方格局很大,低调神秘)马上给我提供了帮助。

我至今还记得对方对我说的话,类似于他帮助我是希望将来我有能力帮助更多的人。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应对,只有把那份感激放在心里。

我至今在心里还是很感激他,记住他曾对我说过的话,是他的帮助让我度过了前期最难的一段时间,让我能全力以赴面对最开始的难关。


埋骨何须桑梓地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就位,签证弄好了,机票也买好了,其它物品也都准备好了。为了同行有个伴,我加入了一起去我们学校留学的一个同学,我们属于一个省的,所以双方约定在上海浦东机场见面,一起赴日。

我记得那天是2017年9月26日凌晨两点零五分,从上海浦东机场飞往东京成田的飞机。

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坐飞机,长这么大第一次出国。所以对我而言,一切都是全新的体验。也正因为是全新的体验,所以我记忆犹新。

乘坐GK036航班飞往东京成田机场

因为我是第一次坐飞机,所以我的内心其实有点忐忑。

于是当天我在动车站跟家人告别后,便早早地前往机场。我记得高铁是坐到上海虹桥,而虹桥与浦东距离相差不少,我在一番打听后,发现有一辆巴士可以直达上海浦东机场,于是我赶紧跑去赶那辆巴士,我还跟巴士司机反复确认这趟车是否真的去浦东机场,生怕自己坐错了似的。

巴士一路在高速上飞速前行,像极了我当时内心迫不及待的心情。我望着车窗外,看到远处的高楼大厦林立着,十分壮观。

那一刻,我的眼角再次有些湿润,我想起了盖茨比,想起了盖茨比第一次见到黛西家码头末端的那盏绿灯时的那份惊喜与感动;我也想起了毛泽东,想起了毛泽东离开家里向外求学时留在自己父亲账本上的那首诗: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毛泽东改自他人的诗,原出处不详

我很喜欢这首诗,年少读的时候就觉得它气势磅礴,意境高远。这一次,我把自己完全代入了。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高压的研究生考试

我跟同行的小伙伴聚在上海浦东机场,庆幸的是我们连飞机座位都是连在一起的。我们是凌晨两点多到达成田机场的。

当我下飞机,看到成田机场那整洁无比的环境时,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发自内心的震撼,同时又觉得身边的事物和人都无比新奇。

虽然我很少熬夜,而且一整天都在赶车,也一夜未眠,但那一天我毫无困意。

手续花了很长的时间,等我们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我们马不停蹄地赶往坐直达学校巴士的地方,静静地等待早上第一班巴士的到来。

到达学校附近的巴士点后,我的研究室学姐(也是我的tutor)早已在静侯着,给我们带了水,然后带我们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点早餐。我们边吃边早饭边漫步在校园附近,我们还在学校旁边那个航天展览馆一起合了影,当作日后纪念。

随后我们一路赶往学校的预科生登记点,办理登记信息,领取宿舍用品等等一系列手续,一切忙完后我回到宿舍倒头便睡,睡到晚上七点多。

办完手续后,当时累到不行

后来我收到学姐让我第二天早上十点钟去见老师的信息,于是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还去宿舍附近的一家便利店买了早餐,我记得是一个三明治和一杯牛奶,我还感慨了下这里的牛奶和饮料都好便宜(一升多的果汁饮料,只卖一百日元,相当于六块钱),我有点难以置信。

由于我对环境完全陌生,找了好一会才找到老师的办公室,轻声地敲了敲老师的门。老师很友善地向我问候,然后说了句,“终于来了,还习惯吗?”之类的问候。

简单寒暄后,老师开始跟我说一些研究室的情况以及给了我一些资料让我回去看,然后告诉我等下有个zemi(研究室内部的研讨会,谈论自己的研究进展情况),让我有空的话也参加下。

我想想自己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然后在zemi上,老师一开头就向研究室的人介绍了我,让我主动自我介绍下。我记不太清我是怎么介绍的,好像说得磕磕绊绊。之后研究室的其他人开始陆续介绍自己研究,我认真地听着。

我发现我听得越认真,脑子越胀。因为我根本听不懂,我感觉自己的脑子里输入了大量的生词,上完zemi后我感觉自己头脑发胀的厉害,这是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后来想想,是我自己强行往自己的大脑里输入了很多东西,而且我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么多日本人。以前我只在日语考试的听力中接触过(除了老师的那次面试),可实际的语速和表达要快很多,导致大脑一时半会处理不过来。

不过,我也不是很担心,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一切会慢慢变好的。

研究生考试制度

这之后的一些事情我有点记不太清了,我只记得随后的一次面谈,老师马上开始着手跟我商量接下来的考试情况。由于我走的是预科生(类似旁听生)项目,并非正规生,也就是我要参加研究生考试,再进行一次选拔。

我们学校的研究生考试一般有两个时期(排除其它英文项目),一个是二月份,一个是八月份。如果是二月份考试通过,就可以直接在四月份入学;而如果在八月份考试通过,那么要等到明年的四月份才能入学。另外,如果你连续两年都没有考过,那么就不能在这个老师底下当预科生了。要么换学校,要么换老师。

所以对于想要这个导师的预科生而言,最多只有四次机会。时间越长,你的各方面压力会越大。

我后来听说身边有一部分人因为考不上而不得不回国。而考的上考不上根据你研究科以及专业的竞争程度有很大的关系,假如你事先不了解,可能就是一些大佬的垫脚石、陪衬。

去日本之前我就有所耳闻,假如你通过了导师的许可拿到内诺,那么考上研究生那是走流程的事,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走预科生的原因之一。

后来发现,我当时的想法有多天真。

第一次感受到日本工匠精神

老师跟我讲了历年的考试情况(考试人数和合格率等等)以及一些准备材料,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的研究计划书,所以他能帮我的就是修改研究计划书。

由于我们研究科没有笔试只有面试,所以我们只需专注于打磨自己的研究计划书,然后做份PPT,在考试当天对着面试官讲解。

我更喜欢笔试,对面试有点害怕,所以那时心中略有发怵,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当我第一次把我写的一千字左右的研究计划书交给老师的时候,老师眉头一皱,然后开始逐字逐句地帮我修改,以及提出改进意见。

我记得当时一张只有黑白的研究计划书,出老师办公室的时候已经一片血红。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字以及来回穿插的划线,甚至标点符号、空格等等全部改了出来。我至今还能回忆起当时的心情,就是震惊、羞耻、受挫。

就是下图这样的,但这也已经是好几版之后的修改了。

第一版本不是这样,这已经是好几版了

也是那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认真的人是这样的啊,原来我对研究这东西一无所知,原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之前从未接触过如此一板一眼做事的人。

就这样来回改了很多遍,一千字的研究计划书,至少改了十几遍吧。老师很有耐心的改,我也很有耐心的订正。

我总感觉在老师的修改下越来越好了,每次提交的时候我都觉得这回应该没问题了,但总能被老师改出很多错误来。无论何等的修改,老师似乎都不满意,但迫于递交材料的时间快到了,我们也不得不及时打住。

痛苦与压力

递交完资料后,老师让我开始准备PPT,然后当着研究室的人进行演讲训练。而当我做出第一版PPT时,再次出现了之前改研究计划书一样的场景,一遍又一遍的修改。

而且让我害怕的是,我发现在被人提问修改的过程中,自己注意到一些研究计划上的逻辑漏洞,我根本无法做到自圆其说。我开始变得痛苦起来,因为这些问题很重要,而我一旦被问就根本无法回答上来,这无疑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潜在危险。

我记得印象最深的是临近考试只有两周的时候,我在zemi上被研究室的人和老师问得毫无反驳之力,而PPT同样也被指出很多问题,我感到十分沮丧。幸亏坐我旁边的日本女孩子帮我记住问题,帮我写下来,还安慰我,让我很是感动。

那一两周的时间很是难熬,我感到极大的痛苦和压力,我担心自己考不过无法面对家人以及自己,无法接受辛辛苦苦努力后而承受的打击,尽管我可能还有几次机会,但我不想再拖下去了,迟则生变。

我白天呆在研究室,晚上就跑去学校的中央图书馆学习到凌晨十二点,然后回到宿舍倒头就睡。

每当看到凌晨十二点的中央图书馆人还这么多的时候,我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激励着我,我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身边有这么多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努力上进的人,我又怎么能落于人后呢,我又怎么能轻言放弃呢?

周围的善意

就在这样的压力和痛苦之下,我一遍又一遍地练习,反复地构想问题,像拼命三郎一样就是玩命地练习。虽然大多数时候是在做低效的努力,但是我也找不到其它办法了,低效总比不做要好。

可能身边的人也感受到了我的努力,他们开始主动过来给我提建议,帮我解释一些研究方法的问题,跟我一起模拟练习。比如:

  1. 当时研究室的博士看我在认真练习PPT,主动过来帮我听和改善日语以及研究上的问题
  2. 坐在我旁边的那个日本女孩子会帮我记录,事后把她记录的问题抄给我,并时不时鼓励我
  3. 研究室的学姐同样努力地帮我查看PPT,帮我想办法,还带我们去外面散心,放松压力
  4. 研究室的学长主动过来向我传授一些技巧,并帮我修改PPT

老师也安慰我说,考试时候的所有的问题不一定要全答上来,只要你表现出对研究的热情以及基本问题能说通就行了,也不要那么紧张。这期间,我还做了几件让我后来受益的事情:

  1. 制作FAQ,模拟考试当天的来回问答
  2. 把研究科的每个老师论文和研究室主页都粗略看了一遍,研究相近的老师重点研究

我后来慢慢地认识到,当你想要全力以赴地做一件事的时候,你的能量会散发在周围,能感知到的身边人都会来帮助你。

考试当天

我记得考试是安排在一月份,那时候我也无心过元旦,周围虽然很热闹,但我的内心却笼罩着一层阴霾,无比紧张。

考前几天我去抽了签,我和小伙伴被安排在早上比较靠前的位置。考试的当天,我们身穿西服,脚上穿了一双皮鞋,因为这是日本考试中比较常见的,我们也算是入乡随俗。

虽然时隔六年,我现在仍能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我们起了个大早,从宿舍步行两公里至研究科,路上我们经过一颗颗高大耸立的桦树,光秃秃地树立着,寒风瑟瑟。但我已经无心观赏此等风景,心中也毫无寒意,只略带紧张。倒是希望能早点结束这场考试,无论结果好坏,我都已尽力了。

考场布置在研究科内部,我们先打印了PPT资料,然后交到了指定的地方,随后进入备考的教室等待呼唤。我一进备考的教室,就注意到黑压压的一片人,一眼望去,分不清哪些是日本人哪些是中国人,大家都穿着差不多的西服,手上拿着差不多的资料,差不多严肃的神情。

考前等待

这时,备考教室的老师开始陆续点名接下来的进入考场的考生,考场一共有四个,我记得自己是6号还是几号,只记得我是第二批被叫进去的。之前博士还告诉我,第一个的不太好,因为有些老师有起床气,一旦发作,会产生不好的影响,我那时还暗自庆幸自己是第二个。

被点名后,我坐在考场外的小椅子上,等待第一个考生出来。寒风瑟瑟,我感到一丝冷意,幸好考场身边贴心地放着一个取暖器,让我在那一刻感受到了一丝温暖。但我也感受到自己的腋下在不自觉地冒汗,我知道那不是取暖器的原因,而是我内心的紧张与不安导致的。

我们的面试持续半小时,前七分钟讲你的研究,后二十三分钟台下有三位老师(中间教授级别,旁边是副教授或者讲师)对你的研究进行提问。一般的套路都是中间老师是当和事佬的角色观察你,旁边的老师负责提问,找你的逻辑漏洞。原则上只要你能自圆其说,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我听到屋内的第一个考生神情严肃地走了出来,随后便听到屋里说下一位的指示,我轻敲房门,慢慢地推进去,这个动作和礼仪我早已在脑海里练习过无数遍。

我知道任何细小的失误都会导致巨大的失败,我要想尽办法控制我能控制的,接受那些无法控制的。

前七分钟

一通确认考试番号以及整理后,我开始了我的七分钟演讲,这七分钟的演讲我早已烂熟于心,即便不用看PPT的备注也能轻松脱稿讲出来。

我也注意到自己虽然在重要时刻来临之前我会很紧张,但每每在非常关键的时刻,往往能沉着应对。教室里响彻着我的声音,我感觉自己自信极了,来日本以来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口语是那么的流利、自信。

殊不知,那七分钟我已经反反复复练习了无数遍。

介绍我自己的研究后,我内心稍微放松了下,因为第一部分我觉得自己发挥得无可挑剔。

后二十三分钟

接下来迎来了最重要的提问环节,我比较担心自己听不懂问题。老师之前反复告诉我,听不懂要及时询问,不知道的话就说不知道,不要不懂装懂,这是大忌,我早已暗记于心。

我瞄了一眼三个老师,看似最左边的那个老师阴沉着脸,我内心有些慌张。中间的老师看起来和蔼可亲,不时地向我投来微笑;最右边的老师一脸严肃,似乎没什么表情。

陷入被动

具体他们问了什么我很多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刚开始的时候,中间的老师问了一些简单的常规问题,比如为什么选择这个研究科,为什么选择我们老师,为什么选这个研究之类的话语。

随后他们马上进入正题,开始问一些研究方面的,主要是右边的老师在问。

我刚开始能答出来,但随着问题的不断深入我开始有点招架不住,有些是我没考虑到的问题,有些是我不太能理解的问题,人也开始有点慌张起来。

扭转乾坤

这时,最左边的那个看起来比较阴沉的老师开始对我说,他叫什么什么名字,叫我去读读他的论文。我突然反应过来,那个老师其实我知道,只是他今天的着装让我一开始没认出来。

我马上回答了,我知道老师您的论文,我还读过,我把论文的标题以及相关内容直接讲了出来。老师点了点头,我感觉场上压抑的氛围瞬间被扭转过来。我暗自庆幸,幸亏当初把研究科的所有老师研究了一遍,还对几个老师进行重点研究,这其中就包括左边的这位老师。

后来,中间的老师问了几个问题后就结束了考试。

考完后我如释重负,一脸轻松,心想终于不用练习了。考完我就直奔研究室,学姐见我一脸轻松,说了句你看起来不错,别人都是被问的满脸通红出来,你看起来很轻松。随后老师也从办公室出来找我,问我他们问了什么样的问题,帮我复盘,然后叫我回去好好休息。

只有一个名额

神经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一下子放松下来,我感觉整个人很疲惫,马上回到宿舍休息。后来,我路过小伙伴的宿舍问他考的怎么样,他一脸失望,说自己PPT演示的时候出现了意外状况,只能脱稿讲,感觉这一次要考不上了。我安慰道,应该没问题的,毕竟结果还没出来。

就这样,那段时间我无所事事,但心里又悬着。

直到有一天,我听道隔壁的同学(另外一个教授的学生),说他们老师放出风来,说八月份的考试留学生名额已经招满了,二月份的留学生名额已经没了,要么最多只有一个。我跟小伙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下完了。

因为这期间,他有天经过图书馆的时候,发现有个女孩子讲的研究PPT极好,说这个人要是我们竞争对手的话,那我们肯定比不过。

春风得意马蹄疾

那段时间同样是个煎熬的日子,这让我想起了这一路的煎熬瞬间,其实我的心里已经感到些许疲惫了。

放榜的时间是在2018年的农历春节,正月初一,日本时间十点钟左右。那时正值冬天,宿舍没有暖气异常寒冷,我蜷缩在被窝里,静静地等待着放榜时间的来临,手里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学校查成绩网页,像极了当初我查N2成绩的样子。

就在一瞬间,我看到查成绩入口的那个按钮突然从灰色变成蓝色。我赶紧点开,然后看到了网页上密密麻麻的准考证号,我仔细地寻找着,看看自己的准考证号是否在上面。

突然,我在右下角的地方发现了跟自己差不多的号码,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我反复确认了很多遍,发现这就是我的号码。

我考上了!!!

我再次握拳庆祝,心中的那股暖流再次涌上心头。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成了全世界最幸福的那个人。

随后,我听到了敲门声。原来是我的那个一起赴日的小伙伴,他说自己也考上了,说也看到了我的号码。我们两个人在大冬天,穿着秋裤和短袖,抱在一起开心地跳了起来。

我想,我们的压力都在那一刻释放了出来,成为那一刻最幸福的人。事后,我才知道,那一年的考试,创下了我们研究科二月份考试历史最低的录取率,而留学生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入围。

开心过后,我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家里人,家里人同样为我感到高兴,对他们而言,新的一年是个美好的开始,对我也是。

打完电话,我马上给老师发了邮件,说自己考上了,老师很快就回复了我,说是我努力的结晶,也为我高兴。

それは良かったです!

xxさんの努力の賜物と思います。

手続きについても、何かあればご相談ください。

引き続き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老师回复

后来,我回到研究室跟身边的人一一感谢,老师忙完后也来研究室为我祝贺。

那一刻,我想起了孟郊的那首诗: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孟郊

春暖花开

后来,我回国进行了短暂的休息,于开春返回日本。

那时正值樱花时节,当我回到学校,第一次见到满城的樱花错落在道路两旁,起风时天空飘起了樱花雨,仿佛人间仙境,我的内心充满了新奇与感动。

学校道路两旁的樱花

后记

我知道,这篇文章注定会很长,因为它代表了我那些年的起起伏伏,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当我回顾这段往事的时候,发现很多事情都是处于某种偶然,而偶然之间又存在着某种必然。比如偶然的英语老师给我带来的留学萌芽,偶然地进入国际实验班,偶然被面试老师所提问那个问题,而所谓的必然就是我努力地抓住每一次的潜在机会,不轻易放弃。

正是因为这无数个偶然与必然促成了这段让我难以忘怀的往事,也正是因为当时的那份艰辛与痛苦,让我时常回味,恋恋不忘。

这期间,我受到了身边无数个人的帮助以及鼓励,我始终记在心里,未曾忘记。我想,终有一天,我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去回馈。这是我能做的,也是我应该做的。

这篇文章,其实主要是写给我自己的,我想把这些回忆记录下来,等我老去的时候,回顾自己的一生,我会想起我曾经也有这么一段曲折、励志、热血的往事。

如果将来有一天有人能看到,认真地读完,从中得到一些启发和激励,并开始自己的一段旅程。我想我也同样会感到高兴、欣慰。

如今我已经二十八岁了,如果把生命比作是跑一场100公里的超级马拉松的话,我已经跑了二十八公里。对于我这种起点低、起跑慢、没什么天赋的人而言,跑了二十八公里身体才刚刚热开,我想要顺利跑完接下来的几十公里,那么我需要保持自身稳定的节奏,不与他人比较。

我虽然跑得慢,但一直在前进。

这个人世间,我来过,我失败过,我认真努力过,我痛苦过,我快乐过,我后悔过,我义无反顾过,我不在乎结局。


  1. ben 的头像
    ben

    我一气呵成看完了,过程中好几次眼睛湿润了。

    等你来云南的时候,我为你的这篇文章和故事,会敬你一杯酒。

    哎,一篇真实且生动、神奇且曲折的故事。

    1. Rolen 的头像

      写的人同样过程中好几次眼睛湿润😭
      两万字的文章换一杯酒,稳赚不赔了。

  2. Emma 的头像
    Emma

    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看完了,得出一个结论,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当人发狠想做成一件魂牵梦绕的事时,那么,披荆斩刺,头破血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终方能悠闲笑看世间风云。
    同时,也印证了,拉开人与人之间差距的并不是你有多聪明,而是毅力这一无比珍贵品质。

    1. Rolen 的头像

      Hi Emma, 谢谢你的评论。你说的很对,人身上有巨大的潜能。环境受限有时候不一定是坏事,反而是促使自己变得更好的好事。

  3. 番茄 的头像
    番茄

    我虽然跑得慢,但一直在前进。深有同感。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