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


之所以想聊这个话题,是因为我从我的导师们和身边人身上收到了非常此方面的评价,他们普遍都觉得我是个很快乐、幸福的人,每天都很有活力。

当然,不仅仅是外在的评价,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我也觉得自己有资格讨论这个话题。

我记得读研的时候,我的研究生导师有天突然感慨起来,问我为何这么有活力,似乎每次见我都很快乐的样子,而且跟我相处久了会被我慢慢影响。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内心可开心坏了。另外,即便我跟导师之间讨论研究话题,办公室也会传来阵阵笑声。有次,研究室的学妹问我,你跟老师在干嘛,为何每次都笑得这么开心呢?其实,我们都在认真地讨论学习、研究的事情,哈哈。

2023年,我认识了很多新的导师,他们也经常对我说,我很喜欢笑,每次见到我都很开心、幸福的样子。

其实,我也并非没有难过的时候,只是我很容易转换心情,能从在世俗意义不好的事情上看到好的一面,人们称之为乐观。我总是这么想,我们活着,早晚要离开的,那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那为什么选择不开心的方式度过呢?把自己遭遇的任何事情当成一次学习、进步、完善自身的机会,这么想就会有种超然物外的豁达。

如今的我,对快乐和幸福的阈值越来越低了,我也很容易满足。

  1. 我会因为看到我的芦荟不断汲取水分的过程而开心不已;
  2. 我会因为看到自己日有所进步而高兴;
  3. 我会因为帮助他人、给他人施加影响中获得一种自我价值实现的满足感;
  4. 我会因为今天输出了一些文字而自豪开心。

诸如此类的事情实在太多,我每天的生活中充满此等小确幸。我十分珍视这些点滴的快乐。所以,我觉得快乐不是努力很久后得到的巨大成就,不是得到很多钱或者成名于世,而是在于每日平凡生活中的点滴欢乐。

快乐,是藏匿于每日生活中的小确幸,是一种良好的心态,是内心的从容与笃定。只要我们善于捕捉和发现,转换自己的心态,我想每个人都会拥有得到快乐的能力。

有所感,是以为记。


  1. Ben 的头像
    Ben

    “如今的我,对快乐和幸福的阈值越来越低了,我也很容易满足”

    能把阈值调低,那是人生的大智慧,也是极度困难的事情。

    我可能从你的“小确幸”中清晰的看到,你的阈值已经低到了让99.99%的人羡慕的地步了,我说的是是真的,我觉得可能是5-6岁小盆友才能拥有的那种阈值。

    1. Rolen 的头像

      谢谢Ben,每当你说是真的时候,我就在想你平常是不是跟我一样喜欢瞎说,不过这一次我觉得你应该没骗我,你骗我我也会当真的。

      我很喜欢目前的状态,我觉得有智慧的人跟天真无邪的小孩是同一类的人,这是我努力想靠近的存在,尽管我目前还没有达到那种境界,嘿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