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最近在读《悟空传》,就很自然地联想到《西游记》这本书。说起《西游记》,想必很多人印象中最深的应该是六小龄童版的电视剧,因为它应该是无数人心目中的童年回忆吧。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

童年记忆中的《西游记》

我记得小时候,最期待的一件事就是放学回家,跑到离家不远的小卖铺地方(那时候家里没有闭路电视)看《西游记》,一听到《西游记》的前奏我就会兴奋不已,那时候的快乐极其简单、美好。

记得那时候是CCTV1播放的这个电视剧,每当要播放的时候,CCTV会有个标志性的动画效果(图标转一圈,慢慢变小然后变大之类的,具体记不太清了),所以每当看到那个标志我就会觉得《西游记》要来啦,就会很开心、期待。(有点像《影响力》中喜好原则的关联原理)

儿时的“金箍棒”

说起《西游记》,印象最深刻的是曾经幻想过自己是孙悟空。记得那时的夏天,我整天拿着一根金箍棒大小的竹棍,然后披着床单(我有个红色的小床单,很像孙悟空的披风),学着六小龄童的样子舞弄我的“金箍棒”(棍子在手指和手腕间灵活地转动,不断地画出一个圈),嘴里说着“俺老孙来也”,感觉自己威风极了!

甚至睡觉的时候我都会抱着我的那根竹棍,但是第二天醒来总会发现我的“金箍棒”不见了,我一直很纳闷为啥突然不见了,难道被太上老君的那个圈圈给收走了。后来我才知道,我妈趁我熟睡的时候把它扔掉了,为此我赌气了很久。

后来我学聪明了,因为那时候文具店会卖那种很mini的金箍棒,我就偷偷地买来揣着兜里,不让我妈看到,睡觉的时候我都会时不时地看它一眼。没了竹棍版的金箍棒,但是拥有了mini版、更精致的金箍棒,我感觉酷极了!

首次接触《西游记》原著

转眼到了初中,随着我的词汇量越来越大,我开始接触一些比较深点的书籍,比如四大名著。

痴迷水浒

我记得那时候自己非常狂热于四大名著,尤其是《水浒传》、《三国演义》。狂热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一放学回家就抱着《水浒传》不放,我妈叫我吃饭我都舍不得合上书籍。那时的我,甚至能轻松地记下梁山一百单八将的外号(及时雨宋江、浪子燕青、浪里白条张顺、豹子头林冲等等)、兵器、武力特点,以及很细的人物故事(现在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醉心三国

对于《三国演义》更是痴迷,那时候学校旁边的小卖铺卖一种叫魔法师的干脆面,里面有三国人物卡牌,有点像今天的盲盒。那时候班级上很多人都在集这种卡牌,拥有稀有人物卡牌的人就是香饽饽,说话的声音都不一样,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我当然也是其中一批集卡的人,而且是年级里面第一个集齐所有卡牌的人,现在想想都是满满的自豪感,哈哈。

为了集齐所有人物卡牌,我记不清自己到底吃了多少包干脆面,求过多少个人跟对方兑换。一张稀有的人物卡牌,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就是全世界。

因为曾经不容易得到,所以在得到的时候显得格外开心与喜悦。也是那时候起我开始地意识到自己做事有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吧,内心的潜意识会慢慢影响行为。

图来源于网上,记得是类似这种包装
图来源于网上,类似这种人物卡片

对于其它三本原著我都接触过,甚至很认真地读过(《红楼梦》只读了一部分),但是唯独《西游记》我只看了开头我就草草合上了书,因为我想当然地认为,这应该跟电视剧一样的嘛,也没啥好看的。

后来我才发现,那是一个多么大的误解!这个误解直到我研究生毕业,走向社会工作才解开。

二次接触《西游记》原著

再次读《西游记》原著是在2020年那个夏秋时节,那时我刚刚在神奈川县结束实习,搬到靠近太平洋海岸的海边开始正式的工作。

记得那时在接触公司的一个烂尾项目,每天要加班到凌晨才到家,洗簌后已经很晚了。不过我似乎毫无困意,因为我有《西游记》。每晚我都会抱着《西游记》忘我地读起来,为了防止自己读太快,我规定自己读完几章就按时睡觉(有时会按捺不住偷偷地多读几章)。

白天到凌晨的工作极其耗费心力,但对于那时的我而言,每晚回家读几章《西游记》就是我当时心中最大的慰藉,简单又美好。

读原著是什么感觉?

我很难有具像化的语言来形容那种感觉,倘若非得用语言表达的话,那就不可思议、震惊、美妙、痛快等等一系列复杂情绪涌上心头。这种感觉深远且持久,回味无穷。

不可思议与震惊:不可思议与震惊的是世间居然有这等水平的书,不可思议与震惊的是世上居然有人能写出这样的书。之前读的西方名著一下子变得渺小起来(以至于现在很少会去看西方文学)。

我感受到了它那股澎湃、恢弘壮阔的力量,也体会到那种细微入理的情感,甚至诙谐搞笑、浪漫可爱。

  1. 用村上谈到自己心爱书籍(The Great Gatsby)的评价就是,这种书都算不上好的话,那什么样的书才配称得上好呢?
  2. 用林少华夸自己翻译的语言水平就是,既可大江东去,亦能风花雪月
  3. 用朴树谈到对《送别》的评价就是,如果他能写出《送别》这样的词,他死了也愿意。

美妙:美妙的是那语言之美,很简单的东西都会被作者描绘得美轮美奂,我也是第一次觉得我们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语言的深远、广阔、细致。。。

比如作者描绘花果山水果摆盘的文字,真是美轮美奂:

金丸珠弹,红绽黄肥。金丸珠弹腊樱桃,色真甘美;红绽黄肥熟梅子,味果香酸。鲜龙眼,肉甜皮薄;火荔枝,核小囊红。林檎碧实连枝献,枇杷缃苞带叶擎。兔头梨子鸡心枣,消渴除烦更解酲。香桃烂杏,美甘甘似玉液琼浆;脆李杨梅,酸荫荫如脂酸膏酪。红囊黑子熟西瓜,四瓣黄皮大柿子。石榴裂破,丹砂粒现火晶珠;芋栗剖开,坚硬肉团金玛瑙。胡桃银杏可传茶,椰子葡萄能做酒。榛松榧柰满盘盛,橘蔗柑橙盈案摆。熟煨山药,烂煮黄精,捣碎茯苓并薏苡,石锅微火漫炊羹。人间纵有珍馐味,怎比山猴乐更宁?

痛快:痛快的是一口气读完70万的文字那种酣畅淋漓感觉,痛快的是我在《西游记》上找到了我长期追寻、所认可的东西,它的出现让我坚定了原来的所思所想。

我相信,不同阅历、不同层次的人,看完的感受是不一样的,看到的东西也是不一样。

它就是一个万花筒,每转一圈,换个角度,都能看到绚烂多彩的变化。

我眼中的《西游记》

四大名著的开头诗词都非常恢弘大气,意境高远。比如三国开头的《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不过我感觉《西游记》的开头是营销味最浓的(笑)。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虽然带着浓浓的广告味儿,但是我感觉《西游记》确实解释了人生真谛、颇有哲理(至少我是这么觉得)。里面涉及不少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儒家、禅宗、道家)的思想,不过作者用一种非常戏谑幽默的口吻表达了出来。嬉笑打骂,皆成文章。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

没看过原著之前,对孙悟空的印象除了神通广大之外,还有桀骜不驯的感觉。但是看了原著之后,我发现原著中孙悟空角色跟我们电视剧看到不太一样,原著中的孙悟空像是开悟的导师,指引着三藏通往西方的道路。孙悟空不仅武艺高强、聪明,而且在四个师徒佛性最高,甚至远在玄奘之上。而玄奘更像是普通的凡人,他会逃避、退缩、抱怨,但他有一颗非常虔诚的初心,这是非常难得的。

文中有个情节我印象很是深刻,颇耐人寻味,也解释了我儿时一直存在的疑问。

在师徒三人路经流沙河的时候,被住在流沙河的沙僧拦住无法过河。八戒对悟空说道:

八戒道:“哥啊,既是这般容易,你把师父背着,只消点点头,躬躬腰,跳过去罢了,何必苦苦的与他厮战?”

大意是:哥啊,你一个筋斗云就是十万八千里,为什么不背着师父过河呢?不是很容易嘛。

悟空回答八戒:

行者道:“我的觔斗,好道也是驾云,只是去的有远近些儿。你是驮不动,我却如何驮得动?自古道,遣泰山轻如芥子,携凡夫难脱红尘。象这泼魔毒怪,使摄法,弄风头,却是扯扯拉拉,就地而行,不能带得空中而去。象那样法儿,老孙也会使会弄。还有那隐身法、缩地法,老孙件件皆知。但只是师父要穷历异邦,不能彀超脱苦海,所以寸步难行也。我和你只做得个拥护,保得他身在命在,替不得这些苦恼,也取不得经来,就是有能先去见了佛,那佛也不肯把经善与你我。正叫做若将容易得,便作等闲看。

这一段很是精彩,我感觉悟空在这里阐明了取西经的真正目的,解释了其中的真谛。

大致意思是说,我老孙推动泰山如同拨弄芥子那般轻松,但要带着凡夫俗子离开凡尘却极难。前者的泰山是没有欲望的、没有执念的,尽管物理重量不轻,但对神通广大的孙悟空来说很轻松。

后者的凡夫俗子看似物理重量跟泰山相比不值一提,但人的七情六欲跟泰山的无欲无念相比,则显得很“重”。(看到这里是不是容易联想到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生命之轻》)所以孙悟空最后才说你我只是个拥护,不能替师父走那艰辛的路。即便帮他走了,也无济于事。正所谓若将容易得,便做等闲看。

也就是说,人对于轻易得到的东西,反而变得不珍惜。只有历经辛苦、历经磨难之后,通过这些辛苦和磨难悟出的真知灼见,才算是真正取得了”真经“,在心中存在的“真经”。

我想悟空在这里想表达的是,前往西方取经虽然是目的,但真正重要的是取经的过程。唯有历经千辛万苦,方显弥足珍贵。真正的真经其实一直在心中,是靠着脚踏实地、身体力行,不断磨炼你的心才能得到的。心若不虔诚、未经磨炼,即便到了佛山,取得了所谓的“真经”,也不过是一堆纸罢了。

”唐僧道:“徒弟,虽然佛地不远。但前日那寺僧说,到天竺国都下有二千里,还不知是有多少路哩。”行者道:“师父,你好是又把乌巢禅师《心经》忘记了也?”三藏道:“《般若心经》是我随身衣钵。自那乌巢禅师教后,那一日不念,那一时得忘?颠倒也念得来,怎会忘得!”行者道:“师父只是念得,不曾求那师父解得。”三藏说:“猴头!怎又说我不曾解得!你解得么?”行者道:“我解得,我解得。”自此,三藏、行者再不作声。旁边笑倒一个八戒,喜坏一个沙僧,说道:“嘴脸!替我一般的做妖精出身,又不是那里禅和子,听过讲经,那里应佛僧,也曾见过说法?弄虚头,找架子,说甚么晓得,解得!怎么就不作声?听讲!请解!”沙僧说:“二哥,你也信他。大哥扯长话,哄师父走路。他晓得弄棒罢了,他那里晓得讲经!”三藏道:“悟能悟净,休要乱说,悟空解得是无言语文字,乃是真解。

悟空与玄奘关于心经的对话,很是耐人寻味

所以,从结论上来说,我个人认为,《西游记》自始自终都在讲的是一个关于心的故事。关于心如何磨炼、成长的故事,关于心如何战胜内在的欲望和外在的诱惑、依旧能保持虔诚、保持原有的那份初心的故事。

在漫漫长道上,我们一路上会碰到无数个“妖魔鬼怪”,有些是内在的显现,有些是外在的诱惑。倘若把每次遇到的“妖魔鬼怪”当成一个炼心的过程,保持那份初心磨炼自己,我想,最终每个人都能取到属于自己的那个“真经”吧。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未完待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