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娃娃


昨天一个人发呆的时候,脑海里突然蹦起来抓娃娃这件事,同时回忆起了几个老朋友。因为最后一次抓娃娃的时候发生了很奇妙的事情,想记录下来。

第一次抓娃娃

我记得第一次抓娃娃是在老家的广场,跟一个初中开始就认识的老朋友一起。我极少回家,在国外的那几年因为疫情甚至两年多没回国,不过我每次过年回老家都会跟这位朋友打招呼,说一起爬山去啊。

我还对他说以后每一年我们都在老家的话,我都会主动约你一起去爬山,无论对方是否已经成家立业(可惜今年我不在老家,当他主动约我的时候,我有点内疚)。

虽然平常很少联系,但是我们呆一块的时候总有种亲近、熟悉、安心的感觉,此外,我们之间还有一些共同的校园回忆,这恐怕是我们之间还保持联系的原因吧。这当然也是我所理解的任何关系能保持长久的本质逻辑,即:

无论是商业关系还是人际关系,以及其它关系,我觉得任何关系能够保持长久的本质是双方价值的对等交换(注意是对等),一旦这种价值交换的平衡被打破了,这种关系便很难长久下去。

这个价值可以是物质方面的,也可以是精神方面的,见仁见智。通过观察对方下意识的反应和日常行为,可以洞悉对方的价值取向,也就是个人价值观

就在前年的年前,他开车带我四处逛,吃了好吃的,带我去唱歌、逛广场。然后在一楼游戏厅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位中年女性娴熟地抓娃娃。

当时,我看她手里一大把的娃娃,还用大袋子装着,我一脸震惊,当我看到连抓两次都轻松抓到时,我感觉整个人的瞳孔都放大了很多。他注意到了我的表情,说要不要试一试。我说了句好,然后我们就开始了抓娃娃。

结局很简单,两个年纪不小的男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在一阵又一阵的叫喊声中放弃了抓娃娃。

因为总是差一点,嘿嘿。

第二次抓娃娃

第二次抓娃娃似乎也是在前年,我记得是个台风天。我的老同学约我去市区玩密室逃脱(应该是叫不到人,找我凑人数的,嘿嘿),然后我带上了另外一个老同学。游戏结束后,她带了另外一个朋友跟我们一起玩。我们四个人在市区吃完饭闲逛,路过了一家抓娃娃的店。

她是抓娃娃的高手,然后毫不迟疑地走了进去。我们随后跟进,我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好奇地望了望这么大的抓娃娃店,嘿嘿。然后我说我投资几十块,让她在我面前露一手本领。她上手非常快,看她熟练地按着那个手柄,没有几次就轻松抓到了娃娃,虽然水平不如之前遇到的那个中年女性,但当时仍让我非常震惊,因为这件事在我眼里很不容易。

我说道,按照这种速度下去,我今天花的钱能轻松回本,我这么对她调侃着。结果,她随后的抓娃娃中一直失手,在最后不到十个游戏币的时候她紧盯着一个娃娃不放。我们的声音分贝随着娃娃不断靠近出口而提高,完全忽略周围的存在。

就只剩五个的时候,我让另外一个老同学(这位朋友非常低调,有着非常缜密的逻辑思维,擅长计算分析)也试试,他继续瞄准之前的娃娃,但还是差了一点。不过这不影响我们几个人的声音分贝的高低起伏。

这个时候,只剩一个游戏币了,我们都知道没啥希望了。不过,我想压个轴,来赌一下。看着他们眼神,感觉以为我是扮猪吃老虎的高手,其实我是菜鸟,不过,接下来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我摆弄着手柄,煞有介事地瞄准位置,然后果断地按下按钮,那个样子真是潇洒极了。

机器抓手随着我按下按钮的那一刻开始慢慢往下移动,然后慢慢地抓起那只我们几个人穷追不舍的娃娃,随后慢慢提高,往左手边的那个出口移动,结果就在我们都以为剧情要重演的时候,娃娃居然落入了那个出口。

前期,我们三个人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个过程,在最后娃娃落入出口的那一刻,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叫喊起来,声音响彻整家娃娃店,我注意到旁边的人都望着我们一脸惊讶。不过,我心里可开心坏了,才不管这些呢。她的朋友望着我们三个人的样子,笑而不语。

我们开心地抱着两个娃娃走出了店,在五光十色的大马路上,我的老同学回忆刚才的事情,对我大加赞扬。我回答道,正是因为大家前面的铺垫,才有了我最后一次的成功,所以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

她说我的总结话语说得真是漂亮,我说自己只是说了心中所想,未曾过多粉饰,嘿嘿。

事后,她的朋友告诉我这个娃娃叫玲娜贝儿,是网红玩偶。不过对此,我不是很在意。

我只在意今天的我,因为前面的铺垫,成为了那一刻的幸运儿,抓到了娃娃,成为那一刻最幸福、开心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