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储蓄罐


在我儿时(大概5-8岁)的时候,我有个木制的储蓄罐。这个木质的储蓄罐是隔壁的一个木匠给我做的,他一共做了两个,一个给了他女儿,一个给了我。

他女儿与我同龄,后来还是初中同学。为此,其它邻居还取笑让我们订个娃娃亲,每次听到这个,我都一脸不好意思,那时我根本不懂这些东西,不过儿时的我碰到女孩子会下意识地脸红和害羞。当然,现在完全不会了。

当我刚拥有那个储蓄罐的时候,我视若珍宝,每天睡前都抱着它,每天往里面存硬币。我记得那时候最小面值有分,而我几乎每天都往里面存入分、角、块。至于十块钱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已经是巨款了。

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的目标就是把这个储蓄罐填满,我会时不时地掂量看看存了多少啦。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经常在爸妈的床底下找零钱,每找到一个,我就快速地存起来,就当作自己的私房钱。

为此,我总是很积极地打扫房间,目的就是能扫出一些硬币出来,好让我的储蓄罐越来越满。

我对此此等行为乐此不疲。

爷爷的一块钱

我存储的方式不仅仅是从打扫房间中获得,我也从自己的爷爷那里拿到钱。

由于我在家族同辈中年纪最小,出生又来之不易,所以我的爷爷特别疼爱我,经常会给我一块钱。他总是喜欢把一块钱说成一百,经常跟我开玩笑说晚上陪他一起就给我一百块。

我至今都记得他对我说这句话时的场景。

在他去世前的不久,我大方地从自己的储蓄罐里掏出了几块钱的硬币,去附近的副食品超市给他买了一个很大的梨子给他吃,躺在病床上的他,经常对来看望他的人一脸自豪地说起此事。

当然,我也同样为此骄傲和自豪。

离家出走

由于我长时间持续不断地往里面存钱,我的储蓄罐很快就变得沉甸甸的。为此,我特别开心和自豪。我还把它全倒了出来,数了数里面总共有多少钱。

我知道,我妈肯定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干过这种事。

不过有一天晚上,我跟我姐吵架,我实在气不过,于是跑上楼,抱着我的储蓄罐就要夺门而出。我爸在门口拦着我,问我大晚上要去哪儿,我说自己想去哪就去哪,不用你们管。我爸问我,你出去后靠什么吃穿,我说我有储蓄罐,够养活我自己了。

我不知道对于当时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而言,为何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我那时只是单纯地觉得,只要我拥有这个储蓄罐以及里面的钱,我似乎拥有了整个世界。

我想,对于那时的我而言,储蓄罐就是我的全世界吧。

临有感,是为记。


  1. Tomato 的头像
    Tomato

    等了好久等来储钱罐。
    什么时候更游记?~

    1. Ben 的头像
      Ben

      根据Rolen的风格,肯定会有游记的,而且肯定是高品质游记,而且他会完全按照他的节奏和安排来发布的。咱们一起找个小板凳,嗑着瓜子坐等即可,哈哈。

  2. Ben 的头像
    Ben

    喜欢这篇小散文,写得相当好啊,情感处理非常细腻,并且全程克制情绪。

    1. Rolen 的头像

      嘿嘿,我也喜欢这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